遗址展示

里耶古城遗址内波重要遗迹展示

“中华第一井”

“中华第一井”即古城“一号井”,是已经发现的7口井中最具价值与特色的一口。该井井口离地表3米,井深14.28米。井口嵌成正方形木井圈,边长2.1米,井壁四周用木枋以榫卯结构嵌砌而成,从上到下一共42层。原井 设有井台与散水沟道,井台上还设有井亭,是我国目前发现的规模最大,结构最完善,制作最精致的战国古井。一号古井出土的37400余枚秦代简牍,其数量为我国此前考古发现秦简总数的10倍还多。其内容涉及从秦王政25年至秦二世2年间秦朝洞庭迁陵县的政治、经济、赋税、职官、刑徒、劳役、仓储等等毕有相当翔实的记载。秦朝祚短(15年),史料缺乏。里耶秦简牍将秦帝国洞庭郡下边陲县域的社会形态完整的“复活”,权威专家们说,其价值完全媲美殷墟甲骨文和敦煌文书。正如原故宫博物馆院院长张忠培先生所感叹:北有西安兵马俑,南有里耶秦简牍,皆为国之至宝矣。一号井因此被考古学家和史学家赞誉为“中华第一井”。

北吊桥

北吊桥位于北城壕东端,横架于北城壕之上。北城墙并无城门,吊桥属紧急通道,利用软梯上下城墙。也有专家认为该吊桥是环城路与外城的联接通道。必要时通过软梯上下城墙。也有专家认为该吊桥是为了将城墙北面的环城路与城外连接起来,方便人们从城墙北段出入。

水塘

水塘位于东西大道的南侧,表面为椭圆形,长16米,宽12米,底部呈锅底状。水池里出土了大量的动物骨骼、植物根茎以及绳纹陶片和板瓦、筒瓦和罐、盆、豆等生活用器。结合城内发现的散水沟、水井等遗迹推断,在秦汉时期里,里耶古城已经具备了较为完整的给排水和消防系统,其设置已非常合理。从战国中晚期直至秦汉,水塘一直被人们所沿用,可谓“一塘池水,窥三朝盈虚。”

方形遗址

 

遗址呈方形,形制规整,宽6.4米,长6.7米,坑壁呈斜坡状,口大底小。四周用木栅护围,壁面内侧有15个柱洞和一处水井(二号井)。坑内出土了陶拍、大量陶片和青铜箭镞,专家推定方形遗址是制陶或铸造兵器的作坊。但也有学者根据木栅结构推测这里曾是官员的公共浴池。

官署遗迹

遗迹略呈方形,东西长22米,南北宽16.5米,无墙体墙基遗迹,62个柱洞有序排列,推测为干栏式建筑群落。遗迹出土了大量的板瓦、筒瓦残片以及精致的云纹瓦当和遍地的绳纹陶片。该遗迹出现于先秦,毁于西汉。

三号井

三号井,表面为圆形土井,直径2.3米,用黄土夯筑,有明显的二次加工痕迹。土井下层为正方形木井,距地表深约1.55米。井的结构与“中华第一井”类似,亦有井台和取水通道,规模较小。局部发掘出大量的红黄灰色陶片、豆、鬲足残片和青膏泥。专家推测,井内藏有秦简牍,因此,国家文物局对三号井实行原真保护,不予发掘。

西城门与西门道

西城门、西门道位于西城墙的中部,其中,西门道贯穿城门两端,道宽10米,与城内的东西大道连通。秦代时西城墙封闭无出口,西城门是在西汉第二次筑城时开通。西城门的开通,说明西汉大一统后,古城的军事功能逐渐淡化。

道路

古城发掘区内发掘出12条道路,时期为战国至秦汉。其中最能体现古城格局的是南北大道和东西大道。

南北大道是城区南北主干道,街面南低北高。东侧被酉水河冲刷破坏,路宽不明。道路与南城门相通,是出入南城门的主要通道。城门外的路面明显增宽,路的两侧也不明显,证明城外应为广场。

东西大道路面较平坦,呈龟背形,宽20.25米,西北一东南走向。东与南北大道相交后延伸至酉水河边,西北与城中心的黄土台相连,并与西城门相通。路面有明显的车辙痕迹,车辙幅宽1.16米,最深处达0.1米,证明当年城内车水马龙的盛况。

环城路位于护城河与城墙之间,路面宽约3.5米,路基硬 实,无杂物,路面平整,略向护城河一方倾斜。

站在这些纵横交错的道路上,不能不让人对“六王毕,四第一”的秦王朝,在中华大地上实行“车同轨,书同文”的壮举发出万千慨叹。

人本骨骸

人体骨骸,位地南城墙的拐角处,南城门的右前侧。男性,身长约1.6米,头向北,牙齿、身躯完好,脚掌俱失,胸部有铜箭镞。根据所居位置,当为筑城时祭天地的人祭品。骨骸处双脚掌不存,应为秦律“刖”刑造成,秦王朝的“苛政”可见一斑。

兵营区

该遗迹倚靠南城墙,由13个建筑单元构成,东临南北大道,西向原始保护的未发掘区延伸。这组建筑属干井式建筑,即以横木累砌成壁。整个建筑群分为东西一横,南北两列,中间是院落,布局有序,排列规范,近似“三合院”。依据发掘文物和遗迹推断,当为秦朝军事机关所在地,也有可能是守城军士的营房。

里耶古城作为战国中晚期秦楚争霸的战略重镇,到底发生过怎样金戈铁马,烽火狼烟的生死搏杀、争夺较量,还有待通过进一步发掘地下物证,寻找一把把打开神秘历史大门的金钥匙。而在古城北去不到两公里的麦茶,发现的数百座战国秦朝古墓葬群中,数百名伴剑长眼的武士们或许就是那段血雨腥风历史的亲历者。

秦王朝二世而亡,西汉政权建立后,这座古城依然延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。